证券要闻

又一投资牛人回归公募!6年债基总收益冠军,出资4500万博远基金获批!

打开股权激励之窗的公募基金正深刻影响着大资管行业人事动向,不少公募基金高管及优秀的投研人员通过发起设立持股基金公司,开创属于个人的事业。

这一次回归公募基金的是一位资深固定收益投资干将,前大成基金副总、易方达基金明星基金经理钟鸣远。这也是有债券投资背景的基金经理发起设立基金公司。

公募基金再现自然人持股

2018年第12张公募牌照花落博远基金。

今日晚间,证监会核准设立博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博远基金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公司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钟鸣远、深圳博远协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胡隽、黄军锋、姜俊分列公司五大股东,其中,钟鸣远出资4503万元,出资比例45.03%;深圳博远协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出资4000万元,占比40%;胡隽、黄军锋、姜俊分别出资499万元,各自占比4.99%。

核心高管成员名单上,钟鸣远将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杜鹏出任督察长一职。

资料显示,钟鸣远是公募基金行业资深投研人士,此前曾掌管易方达增强回报债券基金将近6年时间。随后在2014 年3月加入大成基金,任公司助理总经理。2015 年1月起担任大成基金副总,直至2016年从大成基金离职,筹备博远基金。基金管理公司设立审批表显示,博远基金申请材料接收日为2016年8月3日。

杜鹏也是基金行业的“老司机”,她在1998 年 9 月参与大成基金筹建,1999 年 3 月起任大成基金督察长,至2017年2月离职,连续担任基金公司督察长近18年时间。

其他三名自然人股东中,黄军锋之前在合众人寿旗下合众资管从事金融工程工作,其他两名股东分别有期货和量化方面工作经验。

员工持股平台基本是新申请基金公司的标配,深圳博远协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也是作为员工持股平台出现在股东名单之中,负责销售、人力或运营的人士也均有持股。

又一名债市大佬回归公募

与权益基金经理叱咤风云拉动基金净值曲线不同,固定收益基金经理更多地追求净值平稳增长,相较之下,他们也没有权益类基金经理那么锋芒毕露,不过随着固定收益市场几何级增长,货币基金、银行理财产品逐渐普及,动辄管理千亿资产的固定收益基金经理地位愈发重要,此次回归公募基金的钟鸣远正是这样一位在基金行业固收领域经验丰富的大佬。

资料显示,钟鸣远自2008年3月19日起掌管易方达增强回报债券基金,当时,国内债券基金刚刚起步,2002年,国内第一只债券基金南方宝元债券基金诞生,随后5年多时间里,新增的债券基金也不到30只,钟鸣远是行业里最早一批债券基金经理。在此之前,他已先后在国家开发银行、联合证券、泰康人寿以及新华资产的固定收益部任职,积累了近8年的债券投资经验。

钟鸣远在基金公司先是管理企业年金及社保组合,随后在担任易方达增强回报债券基金经理5年303天时间里,易方达增强回报债券基金的业绩长年居行业排名前1/4,累计净值涨幅47.21%,任职期年化回报6.85%,排在同类基金第一名。

在担任大成基金副总分管固定收益部期间,大成基金旗下大成债券、大成景丰,大成景兴信用债债券等多只债券类的产品2014年业绩均排在同类基金前四分之一。

在一位固定收益投资人士看来,表面上,固定收益基金经理的业绩没有股票基金经理耀眼,大家过往多认为做固收投资更多依赖于公司平台,因此,比起股票基金经理的创业潮,固收基金经理显得低调很多,现在看来,在银行渠道等零售客户端,有业绩支撑的固收基金经理也可以靠积累的口碑实现基金销量,而在机构客户领域,则可以先从银行、券商的白名单准入做起,未来依靠良好的历史业绩,继续做大固收产品规模。“若是越来越多固收投研人士创业成功,以后除了股票基金经理以外的其他基金经理也可能考虑设立个人持股公募基金这条发展路径。”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个人持股公募基金的出现将会激发公募基金股权激励的制度活力,当然这类基金公司初创时期需要亲力亲为,基金行业竞争激烈,压力也不小。

债券投资离不开“大局观”

在此前多次公开采访中,钟鸣远提到最多的投资感悟均离不开“大类资产配置”,他此前曾表示,债券投资强调自上而下的“大局观”,基金经理需要能综合考虑宏观经济形势、货币政策变动等敏感信息、不同投资市场间的联系以及比价优势、不同券种和不同投资工具间的相对价值等众多因素,因此要有全面的视野和专业积累。

“大局观”的建立有助于提高基金经理对不同类别资产的配置能力。比如,利率的上升和下降基金经理很难控制,但是可以通过久期管理和券种配置去调节收益率。总的来说,在利率产品、信用债、可转债、权益类品种这四类资产之间,只要做好平衡,也能够使得组合收益率比较稳定。

对于债券基金,他有过这样的理解,“债券基金经理永远不能忘记的是,我们追求的是一个长期稳健的回报。因为债券本身就是低风险的产品,作为一名债基基金经理,应该要能够克制自己,不要为了追求超额收益而去承担过度的风险。”

同时他也认为,基金经理要不断学习,投资框架也需相机调整。“目前国内债券市场不存长期稳定的模型,债券收益率的主要波动有时候是来自通胀预期的变化,有时候来自长期经济前景预期改变,有时候是来自监管政策调整,主导债市的因素不断变化,基金经理要在不确定的迷雾中,寻找较为明确的方向。”

“固定收益投资追求长期稳健回报,但是一成不变的投资框架却难以取得稳定业绩,就像在股票市场上一直拿着成长股,当市场风格改变时,投资收益就会波动很大。”钟鸣远这样表述。

有业内人士用“优秀的基金经理,敢于在关键时刻做出自己的判断。”来形容钟鸣远。

“钟鸣远是典型的大类资产配置投资风格,他对各类资产的关联度比较了解,在此基础上确定每类资产仓位占比。”还有一位内人人士如此回忆,“他也说过,当寻找不到合适的市场机会时,你管理的基金表现要跟住同行,尽量不掉队,但看到有比较确定的机会时要果断抓住。例如在2014年初,债券市场预期比较悲观,利率债收益率上升至高位,多数机构不敢加仓,钟鸣远判断债市或迎来拐点,号召团队果断加仓长期利率债,最终取得较好收益。”